杨超越落户上海1年后,昔日队友沦为舞娘:比起体面,我只想活着

这个世界上总有太多不可复制的幸运和成功,充满吸引力。

殊不知,放下面子,过好日子,才是我们生活的常态。

距离杨超越以特殊人才的身份被引进,落户上海,已经过去半年了。

将无数排队落户的高学历人才甩在身后,五分之一的珍贵名额落到了这位新晋流量偶像的头上,是因为她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:

上海简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工作人员说,

“这对于当地有一定的宣传作用。”

在很多人心中,杨超越是如“锦鲤”一般的存在:

选秀节目初登场,走音、数拍、肢体不协调,照样通过一句“全村的希望”和靓丽的外形,吸引全场的关注;

本来参加节目看中的只是包吃包住,结果全程哭了下来,也能误打误撞,被粉丝全力支持,以第三名高位出道;

自知对于唱跳没有多少天赋,限定团解散后就换个身份继续逐梦演艺圈,电视剧、热门综艺也能接个手软;

那些勤勤恳恳工作着的18线艺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事业巅峰,开了挂的资源和无法解释的强大路人缘。

她全拥有了,毫不费力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她这般幸运,比如她的前队友,陈语嫣。

新星偶像,

迪士尼再就业

在热搜上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和大家的反应一样:

陈语嫣是谁?

长长的迪士尼花车巡游队伍里,演职人员如此之多,网友为什么一眼就关注到了她?

了解过后才发现,这个梳着精致短发、穿着公主服、笑容感染力极强的小姐姐,原来也是两年前参加女团选秀节目《创造101》的选手。

只是当年的她早早止步于第6期,属于相当不起眼的边缘选手。

对于她,大家最大的记忆点或许是:

“噢,原来是在超越妹妹练主题曲练到痛哭时主动安慰她的那位妹子。”

没有镜头,没有存在感,短短几期节目,都在默默充当着大热选手的背景板。

最终的结果我们也看到了:

聚光灯下的偶像下岗,到迪士尼再就业。

有人为她感到高兴,偶像的道路行不通,她也能迅速回归到普通平凡的人生中,找到新的舞台,发光发热。

更多人苦笑,表示唏嘘不已:

一位曾经炙手可热的唱跳偶像,如今为了生计不得不“沦落”为街头舞娘。

当初离一夜成名多近,如今就有多泯然众人,当偶像光环褪去,只能拿到一份底薪3000的工作。

从新星到素人,从“1爽”到月薪3000,大家看到的是落差,是堕落、挣扎、落魄。

可在我看来,恰恰相反,学会放下面子挣钱,才是每个成年人最大的体面。

人生的丰年和荒年

陈语嫣的前组合名,叫Cherry girls,樱桃女孩。

出道初期,活力满满的她站在这个新人女团C位,相关表演也有专门的报道。

她的置顶微博底下,还可以看到一条17年的粉丝留言:

“真的很喜欢你在舞台上的那种感染力呀!加油啊,希望你能实现自己的梦想!”

当时正在逐梦娱乐圈的她一定也对未来充满期待,开心地回了句“好的”。

可惜的是,17年出道的她并没有赶上好时候。

此时国内经济公司一片萧条,作为小白鼠出道的陈语嫣自然也得不到公司太多的重视。

甚至连薪水,也常常被拖欠。

从创造营中淘汰出来后不久,团体解散。

大家坚持过一段时间,却怎么也不溅不起一点水花,逐渐处于被公司放弃的状态。

偶像行业是吃青春饭的,时间经不起耗,她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自己再去逐梦。

光鲜亮丽的偶像生涯下,其实是无比窘迫的真实生活。

当初去面试女团的她只有16岁,谈不上对偶像行业有太多的理解和热爱,单纯是奔着招聘上的那一句“提供食宿”去的。

爸爸生意失败,家中签下巨债,生活的变故让她只能撕裂般的迅速成长。

如今偶像梦结束了,可压力还在,生活还得继续。

离开偶像行业的陈语嫣先是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行政工作。

紧接着,就是大家所看到的这份迪士尼“舞娘”工作。

不再是养尊处优的艺人,在炎炎烈日下,跟着游行队伍跳上两三个小时,全程保持热情开朗的笑容。

看到戴着生日徽章的游客,还会主动祝福上一句“生日快乐”。

尽管辛苦,但总归能拿到一份还不错的报酬,过好自己的新生活。

或许换个角度看,她的梦想也并没有消失:

她依然还是那个感染力超强的元气少女,向大家传递着开心和能量,只是这次换了个舞台,换了一批观众。

正如她自己所说,

“我依旧在跳舞,只是离你们更近了。”

参加选秀、收获粉丝的日子依然是她最怀念的时光。

但也不妨碍她从舞台的那束聚光灯中清醒过来,放下面子,抛下顾虑,脚踏实地且一往无前地去过着热爱且普通的生活。

狼狈吗?

或许她也有过同样的感受吧。

但如果可以过上更加体面舒适的生活,谁愿意用这样的方式“折腾”自己?

世人慌慌张张,不过图碎银几两。

偏偏这碎银几两,能解世间万种惆怅。

保老人晚年安康,稚子入得学堂,你我柴米油盐五谷粮。

弱者在乎面子,

强者活成里子

有一句话说得好,

“生活没有走不通的路,只有不愿走的人。”

如果总是因为顾及脸面而固步自封,无疑也是在错过人生的其他可能。

日本小说家渡边淳一曾经说过这样一个故事:

自己在入行当作家初期,经常会被退稿,在别人看来,这是件很丢人的事情,可渡边淳一却不以为然——

“这个编辑不懂小说。”他经常如此自我安慰道。

同样是被疯狂退稿,他的另一位朋友,O先生却做不到坦然以对。

这位O先生天分极高,玻璃心也极强,常常会因为一次退稿而闷闷不乐好长时间,难以释怀。

久而久之,O先生认为退稿太丢人,也因此自怨自艾,失去写稿的欲望。

渡边淳一曾经安慰他,多些找编辑交流,看看稿子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,O先生却十分抗拒,

“被退稿已经够丢人了,还要去找别人谈,如果被当面聚聚了,我哪里还有面子?”

最后,O先生从文坛消失了,连带着他还没来得及展示的文学才华,成为故事中叫不上名字的O先生。

而渡边淳一则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,主动放下面子去请教去沟通,再投入新的创作。

于是在屡败屡战中写出了惊动一时的经典《失乐园》,成为日本一代文豪。

亦舒有一句话说得好,

“面子是一个人最难放下的,又是最没用的东西。当你越是在意它,它就会越发沉重,越发让你寸步难行。”

那些为了面子所做的无谓坚持,最终让人失了面子,更输了里子。

无数的故事告诉我们,

人生处处是实现,不如意只是一时的,当你放下那些无关紧要的体面,熬过去了,便是坦途。

正如那个改行做直播网红的理想主义者罗永浩,一度被人视为行内笑话。

把锤子科技卖出后,在直播间大大方方推荐起昔日的竞品手机;

因为念错品牌方名字当众90度鞠躬道歉,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头皮,惶恐又恭敬地说上一句,

“我给大家鞠个躬,希望你们看到我秃了的头皮后,体谅我老人痴呆。”

如今的他,在刚过去的周年庆中打破直播记录。

单场销售额突破2.3亿元,单场累计观看人数超过1097万人,售出超过40万件货品。

更宣布自己将在今年年底还清6亿债务,接下来还有尝试进攻音乐届、综艺届的计划。

正如作为打星出道的演员惠英红,22岁那年就凭《长辈》获得第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一时风光无两。

可随后爱情片和文艺片几乎占领整个影视行业,武打领域最为擅长的她突然没了市场,女主角的光芒也不再环绕着她。

一夜之间事业巅峰褪去,她也能放下影后身段加入TVB,主动去向制片人“讨角色”,哪怕是配角也从不自暴自弃。

从新人演员开始重塑,照样熬成了如今的行业榜样、实力老戏骨。

放得下面子,才能扛得起日子,扛得住责任。

有时候,学会低头也是为了更好地看见脚下的路。

永远不要嘲笑那个“跪着挣钱”的人

经典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里,有一句我很喜欢的台词,

“人真正变得强大,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,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。”

当我们嘲笑别人“跪着挣钱”、“姿态不好看”的时候,大概也忘了:

工作和生活的意义从来不在于比较谁过得更体面,而是专注于做更好的自己。

更何况,面子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自己用双手挣的。

有人心中的一方热爱常存,于是悄悄蓄力,等待逆风翻盘的一刻;

有人坚守责任和担当,纵使被命运一次又一次抛到绝境,依然有从头再来的意志和魄力;

有人独自咽下所有的心酸和委屈,只为了能为家人换来安身立命的资本。

外表的体面,怎么比得上灵魂的强大?

凭本事吃饭,这一点都不丢人。

比起那些所谓开挂人生,我更敬佩这样热气腾腾活着的他们。

每一个脚踏实地为生活打拼的人,都值得掌声。

也愿每一个放下姿态、咬紧牙关的灵魂,最终都能被生活温柔以待。